大菇冬

欢迎来到柚子的童话世界

迟来的抱歉

有些话早就想说,但是因为现实中一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也好,心里近于近乡情更怯的矫情也好,我迟迟没给大家一个交代。但是都不是理由,这样的做法无论如何说,也是太不合理,太不合礼。
当初写文就是出于对两个孩子的喜欢,以及他们之间那种不清不明的微妙和美好,这种感觉最清澈明朗,那么相应的文字也最真诚纯粹,我当初想,永远这样下去,永远花些时间,花些心思去探索并行走在这个虚拟但却唯美的平行时空,到也不错。
但是回归到真实生活,还是发现,把自己的心托付给这里,身体留在世间,唯余心有余而力不足,生活处处出错,因为我是一个一段时间只能想一件事情的人,专一但笨拙,不灵敏,没法自由切换,偶尔还会想起那句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很抱歉。
我爱这里,但是却不得不割舍。
我怀念过去,怀念那么好的两个孩子,怀念大厂,怀念那么多优秀的太太,更更更怀念,愿意在我的主页中留下痕迹,或多或少痕迹的,你们。
太宝贵了。
没有更宝贵的事情了。
现在流行一句,人间不值得。确实,人生的确有诸多不公,也有诸多不顺,但是到底还是有那么多人成功了,说白了,不是生活糟糕,而是人自个儿把生活过糟了。
到哪儿都一样,都一样糟。
扯远了,不应该给大家传递负能量。
但是我经历了这么些个事儿吧,还是觉得人再被生活这种玩意儿翻来覆去地把玩,就越该享受其间,说不定哪天我还来个反攻,让生活来做我的零。
文字这种东西像街头流浪汉的酒,林里和尚的木鱼,发达抑或还俗之后,手里的东西沉甸甸的,不知如何是好,一夕夜里挑明灯,定睛一看,文字还是那碗酒,我也还是那个僧。
还有最最重要的,蔡徐坤和朱正廷,他们暂时放在我心间的潘多拉宝盒里,那请大家继续保护并追随他们吧。
至于我呢,或许哪天满身风雨又归来也说不好,人生嘛,不是吗。

【四月是太太的谎言】三十天BE三十题活动

对所有喜欢都说一句谢谢啦,爱生活爱lof爱大家😘😘😘

爱动脑筋的喵大佬:

坤廷特别企划4月BE三十题活动已圆满结束,下面是太太们的玻璃渣总结(降血糖的良药)


第一题 @老徐SAMA pick me


第二题 @琰珏 pick me


第三题 @拖懒喵 pick me


第四题 @时栖 pick me


第五题 @和我距离十五公里pick me


第六题 @matcha_ice_cream_ pick me


第七题 @企鹅啾 pick me


第八题 @在这打碟 pick me


第九题 @椰果奶绿要加冰 pick me


第十题 @大菇冬 pick me


第十一题 @阿十崽子_十娘pick me 


第十二题 @啾一口甜只只 pick me


第十三题 @Juicy九寻 pick me


第十四题 @木央儿 pick me


第十五题 @倾卿 pick me


第十六题 @十面埋瓜 pick me


第十七题 @芥末才不辣 pick me


第十八题 @夏咩咩x pick me


第十九题 @懒癌晚期的倍倍 pick me


第二十题 @12月西瓜酱 pick me


第二十一题 @是千璟不是千景 pick me


第二十二题 @南树大魔王 pick me


第二十三题  @八花 pick me


第二十四题 @空 pick me


第二十五题 @奶狐狸. pick me


第二十六题 @夜月星辰 pick me


第二十七题 @糖豆子 pick me


第二十八题 @巴伐利亚日安 pick me


第二十九题 @天然发酵梅子酒 pick me


第三十题 @叶小安_ pick me


来自四月份的,太太们的谎言,三十天降血糖活动已圆满结束(撒花撒花)。谢谢以上太太们的参与和精品之作,旁友,乾坤正道了解一下,入股血赚!

春夏是躁动的!我也想听听大家说的,我值得拥有吗?

夜月星辰:

我也可以拥有游戏的机会吗?
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

然后我今晚发带娃番外呃!

拖懒喵:

我也想玩儿~,虽然过气写手拖知道大概没人理...

懒癌晚期的倍倍:

十分好奇了!!
各位读者请开始表述!

夏咩咩x:

我也想听诶🙌🙌🙌

八月落雷:

希望大家踊跃作答🙋

奶盖甜廷:

我也想问问

BazzaHey:



【坤廷】十大酷刑(一)

有关第一人称的搞呕文集合

迷魂汤(腹黑坤 纯情正 虐向 开放式结局)

非礼勿侵(直球坤 禁欲正 甜向 HE)

小仙子(暗黑童话向 HE)

真没想到随便一想就搞出来了,小更测试一下大家的反应~如有撞梗,纯属巧合,致歉。(估计也没有)

本文设定

高岭之花X傲娇兔子,现背,不是虐文,是甜文,真的是甜文。

正文:

序言

开麦咯。

无论你搞不搞呕,追不追奶破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读读我的控诉信,都来听听我说的吧。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朱正廷,正值双十年华,职业是爱豆,准确来说,初出茅庐的小爱豆,外有吱吱甜,人间仙子等美称。

我总是喜欢在人前乐呵呵,这归功于我有漂亮男孩该有的自觉,散发清甜魅力这种事我自认为责无旁贷,倘若你逗我开心,我还愿意蹦蹦跳跳,任双眼蹦落一地星霜供你欣赏。

哭的时候也不是小哭包,是鲛人掉珍珠,我要不不哭,要不就直接哭成名场面。

平素呢,我有些特别又精致的癖好,大致包括吃甜食,敷面膜,和弟弟们打打闹闹,不时还皮一皮。

却不是没心没肺的人。

许是因为舞蹈浸泡了我一整个童年,我的思想纤细柔和,在人际交往中保持一颗平常心的同时又比常人敏感几分。

是那种,吃戚风杯都会埋怨它过于柔软的孩子。

敏感但是不矫情,只是常人感觉到五分的快乐,到我这里成八分罢了,疼痛亦然。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我,遇到了生命中最大的劫难。

我没什么自救意识,历经此劫才拿出来裱。

每每回味这一浩劫,难免忧从中来。多思无益,徒惹泪水潸然,必摄入鲜果塔巧克力堡之类甜食,方能有所缓和。

我一边咬着甜食mia mia mia地压惊,一边泣血疾书,只愿各位客官还我公道。

以下自述掷地有声,包括受刑时间,受刑过程,受刑感受,唯独不会专门列出执刑者。

因为执刑者只有一个人。

我咬牙切齿,只说一次,大家记好了。

他叫蔡,徐,坤。

1. 长岛冰茶式浸泡

受刑时间:

自从和蔡徐坤一起分到A班就开始了。

事件经过:

长岛冰茶,从外观抑或口感而言,是纯良无害的果茶,然而,它实则却由杜松子伏特加龙舌兰等多种烈性酒调制而成。

这和蔡徐坤如出一辙。

有时候我想,蔡徐坤是魔鬼吗?是撒旦派来人间专门和天使会面然后灌醉的卧底吗?

是的。

情形一:

A班主题曲练习,中场休息。

“你可以不要总和我坐在一起吗?坐在一起也别那么近,旁边那么大块地呢。”

他低头,百无聊赖地转着手指,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我无语,气郁丹田,身体跟着有点重,于是干脆用双手撑着地面。

突然,有棉花软糖覆盖在我的手背,轻轻柔柔。

我一垂头,才发现那不是棉花软糖,而是……手!

我微力抽回却被他无情按下。

他抬头看我,居然漂亮地笑了。

漂亮的程度有点过分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笑容打败太阳,甚至比我还要更好看。”

咦?哪里的bgm响了?

伴着不合时宜的bgm,我后知后觉着那不止于此的小东作,他的手在蹭蹭这里,蹭蹭那里,我呢,手背痒痒的,内心则沉浸在他粉色衣服映衬的笑容下,久久不肯释怀。

手背的酥麻,穿透表皮到达血管,直接涌上筋脉,冲进脑壳。

啊喂,有点上头。

像喝了酒。

不是什么简单的酒,烈性酒。

长岛冰茶那种,足以让人虚软无力瘫倒在怀的酒。

“哥哥,脸怎么红了?”范丞丞串班,径直跑过来蹲在我面前。

“是吗?我看看。”始作俑者微微倾身,正面直视我,我的身子被他包裹在怀里,背面则靠在墙上,没一点逃开的余地,只觉得头脑晕晕七荤八素,心脑血管同时发涨。

话音未落,猛地,他的头一下子嗑上我的颧骨,他的鼻子撞击到了我的嘴唇。

一瞬间我呼吸彻底中断。

缓过气来的时候,眼神清明了,我看到范丞丞在那里捂嘴偷笑。

蔡徐坤摸着鼻子,有点委屈地看着我,大拇指指向身后:“范丞丞来着。”

我恍然大悟。

“爱福西西你是不是又想挨打!”我站起身冲向那个摁头党,决定和他决一死战,那个讨打的摁头党却一溜烟跑了。(饮了蔡徐坤这杯长岛冰茶,施展暴力的时候,或许使出的是……醉拳绝学?)

只听背后有人说:“丞丞,如果下次矢不虚发,哥请你吃海底捞!”

情形二:

在PPAP表演期间,他又做坏事了。

到了周锐part的时候,他把我拉到身前,眉一挑,嘴一抿,身子一前倾。

喂,这是什么啦。

没反应过来的我只觉得世界晃动了一下,偌大的舞台瞬时变成了光怪陆离的酒吧,有什么人招呼也不打,直接固定住我的肩膀,强行灌了我100毫升长岛冰茶。

酒醒之后,呸,表演结束后,我气冲冲去更衣室找他算账,他正坐着换鞋,我则对着他的发旋剑拔弩张:“你你你,在舞台上,你瞎搞什么小动作!这录进去成何体统?”

他停下换鞋的手,抬头无辜地看向我:“按理说别人都不应该看见的。”

我把手机伸给他,满屏都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求求你们点开!蒸煮扛旗了!”“我搞到真的了!”之类云云。我质问道:“这叫没看见吗?”

他看了一下屏幕,笑了:“看样子你很喜欢逛这个超话。”

???

我立马收手,眼睛咕噜一转,看到手机屏幕上方赫然“#坤廷#”二字。

我愣怔了一秒后,试图挽回最后的尊严,“你关注的重点不对!你……”

还没等说完,我只听到椅子倒下和衣服摩擦的声音。

他站起身,直直地逼向了我。

此刻的我像是间歇性失语症患者,立马闭了嘴。

他一步一步走近,我一步一步倒退,简直就像信心满满的猎人在逼迫惑然不知东西南北的猎物一样。

他……他他他他要干嘛?

啪,我不小心压到了更衣室的灯,世界陡然变成黑色的。

他拿过了我的手机,他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拿走了我的手机,这只能怪我没本事,软绵绵地任他抢。

暗室中只有他的脸在发亮。

他看了半晌,蓦地笑了,“挺有意思的。”

一只纤长又极富控制力的大手伸向我,我盯着它,看它落在我的左肩。

我一激灵。

“朱正廷,这就是默契。”

嗯?

“我出击,你不躲,这就是默契。”

“就像我们现在一样。”

我懵懂地听他说,没回应。

你还盼着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有反驳之力吗?

2. 灵魂发烧

受刑时间:  

变速舞蹈游戏结束后。

事件经过:

这回还是,大家都跳得好好的,他又主动来搞我。

舞蹈结束后,他非要大老远地来抱我,直直地嵌进我的怀里。

装什么林黛玉啦巨C,你的身体素质和业务能力明明可以完全消化这种倍速舞蹈的吧!

别说他了,说说我吧,别看有的人在笑,其实他快要死了,这说的就是此刻的我。

一秃噜嘴我还说出来了,“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怎么形容那一瞬间呢,他的身子好像在我的双臂和胸膛印了一块奇形怪状的烙铁印,兹了哇啦地烧起来,火星都在四处迸溅,好烫!

下舞台后,范丞丞又一次凑过来,“咦?我闻到了岩烤猪排的香味。”

我作势要打,范丞丞一溜烟就跑到蔡徐坤身后,把他自己埋起来,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

范丞丞这个鬼精,真会找人肉盾牌。

我住了脚,根本不敢靠近那个纵火犯,只能站在原地自己好好感受了一下,那不是肌肤烧焦的味道。

他的接触分明透过了体表,内化进我的身体。

我的灵魂在发烧。

3. 心脏烙饼

受刑时间:

偶像练习生第三期录制,练习生们首次组队。

事件经过:

根据我昨天的种种控诉,想必大家对这位执刑者有所了解了,那么请容许我评论一下他。

他人不坏,真的。

不仅不坏,还自然是上上人物,只是有些狠,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都使我怕。

他很会掌控我的心,牵丝戏一样。

那么我是什么时候正式形成这样的感受的呢?

大致是初组队的时候。

作为威风堂堂的C位巨巨,第一个有组队权的人自然是他。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我有一点点期待。

理由无处可寻,或许是在A班有些投缘,玩得开也聊得来,这份新鲜感还未过劲。

他真的是一个玩游戏的好人选,我是很喜欢他的,除了他灌我长岛冰茶的时候。

刚刚在C位争夺赛结束后,我们有几次眼神互换,我明显感觉到他在向我传达,如果待会儿有什么组队权利的话我一定pick你。

我朝他wink了一下,呀比呀比,收到讯号咯。

“好的,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小蔡,蔡徐坤,来行使他的选人组队的权利。”

那抹光芒四射的同款粉走到了众人目光跟前,站在张PD身边。

我期待了。

你看我现在,在乌央乌央的人群当中,眼睛放射着两条夺目的光,穿越人海直直通向那朵高岭之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一丝刺眼。

我自认为渴望过盛便有损颜面,为了掩饰,我手指摸着嘴巴,轻轻地蹭来蹭去,告诉大家,我愣神不是因为我期待,是因为我在玩嘴巴。后来我又觉得不够,于是乎和Justin聊了起来,说出来的话都是不经脑子的,反正我现在晕晕乎乎不知所云了。

“哥哥,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没听懂算了,主要是想让别人感觉我不在意罢了。

实际上,我竖起的耳朵敏感到炸,自动过滤掉非我姓名的所有字眼,却收集着一切和我名字相关的声母韵母。

最开始他点的是谁我没听见,反正不是我,失望x1。

他点第二个人的时候,那声母让我兔躯一震,他说ZH......

ZHU吗?朱正廷吗?期待x1!

“周彦辰。”

......

好啊,不是我好啊。失望x1。

“接下来,请选择第三个人。”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选谁,期待x2!

“我记得刚刚选Center的时候,他有把票投给我,周锐。”

不是我?哼,好啊,这好极了,选不选吧,男人不都是大猪蹄子罢了。失望x2。

“好的,现在还有最后一个名额。”

别说了!我不期待了!我不要听了!

“跟我合作过的,朱正廷。”

!!!

晚了晚了,蔡徐坤我告诉你,晚了,我都委屈死了,被pick的我现在只想哭。

我的心脏早就被你烧焦一面,翻到另一面又烧焦,烤糊啦!

每每回想起我捂着瘪下去的嘴奔向他的样子,我就恨不得请求杜华女士为我安排重修表情管理的课程。

然后。

然后就是他在舞台上公然灌我长岛冰茶的戏码,内容于第一节详述,我先去哭会儿,拜了个拜。

(也不知道lof上多少fo是真实的)这样,和大家说件事,现在又有新思路又想延续小蛮腰的人设和剧情,而且我翻了翻以前写得不太尽如人意,或许,我可以重写小蛮腰,并且在时间空间上扩展剧情,争取搞出长篇来,如果新文不糊以前的文就删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四月是太太的谎言 10】迷魂汤 (一直是骗局)

感谢上一位太太椰果奶绿要加冰,么么|。・㉨・)っ♡ 

上天啊这篇文消耗了我最后一丝力气,字数统计10130字。(虽然是回评语言匮乏症,但是大家的评论我都认真品读,致歉。)这是近期最后一篇了,大菇冬要和雅思大战五百回合才能回来继续狗。

爱lof爱大家。

ლ(°◕‵ƹ′◕ლ)。

正文请戳:迷魂汤

下面有请阿十崽子_十娘  太太闪亮登场啦

椰果奶绿要加冰:

夏咩咩x:

我!激情给各位太太打电话!
ball ball大家不要取关我,我还是甜饼选手,真的x

芥末才不辣:

【四月是太太的谎言】


各位坤廷女孩你们好!糖还吃的开心吗!是不是快要得糖尿病了!

不要怕,胰岛素促销活动开始了,帮助您远离高血糖,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绝对不会承认是太太们自己写多了小甜饼想换换心情才搞事情的。】

从4.1起,每天都有一位太太会在lofter的“四月是太太的谎言”tag中发表BE三十题系列文,连续三十天,三十位太太,天天帮您降血糖。

准备好了吗?来自四月份的,太太们的谎言。



感谢以下人员的倾力支持!

策划:@芥末才不辣
美工:@南树大魔王
文案:@芥末才不辣

BE 三十题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老徐SAMA
2、反目成仇( @琰珏
3、终其一生的单恋( @拖懒喵
4、分手( @时栖
5、与爱无关(  @和我距离三点五公里
6、报复( @matcha_ice_cream_
7、七年之痒( @企鹅啾
8、错过一世( @在这打碟
9、杀了你( @椰果奶绿要加冰
10、一直都是骗局( @大菇冬
11、抱歉,我不认识你( @阿十崽子_十娘
12、无爱亦无恨( @啾一口甜只只
13、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Juicy九寻
14、从未相遇( @木央儿
15、无知伤害( @倾卿
16、我们都老了( @_K&T
17、如果当时……( @芥末才不辣 )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夏咩咩x
19、痴人说梦( @带枪出击
20、玩笑而已( @12月西瓜酱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是千璟不是千景
22、厌倦( @南树大魔王
23、粉碎性自尊( @八花
24、多余的人( @空
25、相思相忘( @奶狐狸.
26、生离死别( @夜月星辰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糖豆子
28 、“请回头看看我”( @巴伐利亚日安
29、撕毁梦想( @天然发酵梅子酒
30、无爱者( @叶小安_


【Candy Boom 23:00】非礼勿侵

正文:

非礼勿侵

(已更换链接)

简介:

这大抵就是一个京城直球少爷如何攻下失恋阴影笼罩下的禁欲美人的故事。

两条时间线,一条是他们在美国留学的故事,另一条是他们在北京的往事。

两个人都是京城最handsome,文章也是京味文,可以说非常OOC了。

最后是正正视角,希望把正正心思细腻又纯净善良的一面展示出来,我心里的孩子是一湖春水,是温柔本身啊,最后,祝正正生日快乐!

小蛮腰22(坤廷 蔡徐坤x朱正廷)

  -分开后我无数次在灰雨长夜中做梦,梦我赤足走在荆棘路上,一边淌血一边乞求日出前结束这一切。

  然而当这天终于来临,我却只觉得抱歉。

  我对自己说抱歉,原谅我最终不能,无痛无伤完整无缺将生命奉还。  我也对你说抱歉,原谅我丢下你一个人站在雨里,兀自迈向黑暗,原谅我连泪水,都没能留下。








    Justin刚刚下舞台的时候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听清之后脸色一白,差点没握住。

  “丞丞,我去一趟医院。”

  “怎么了?”

  “别问了大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

  “喔喔。”

  为了不引起外界轰动,Justin联系经纪人把医院消息全部封锁。

  问及医生,医生说蔡徐坤并无大碍,只是左臂轻度骨折,需要修养一段时日。但是朱正廷的情况却相当严重,处于临近确认死亡的危险期。

  Justin和范丞丞听过后心里快要崩不住了,两个十几岁的孩子突然接受了这么多,一时间无所适从,他们提醒着对方要冷静,冷静,范丞丞说等会儿千万不能刺激坤坤啊。

  蔡徐坤的手术结束后,两个人赶忙过去看他的情况。

  床上的人刚刚从梦魇中逃脱,还不是很清醒,“你们怎么在这里?”

  “因为我是正正哥哥最近通话次数最多的人,所以医院先通知的我,丞丞跟我过来的。”Justin道。

  “他……和你说过什么吗?”蔡徐坤还是晕晕的,下意识地问。

  “没……没什么。”Justin看了范丞丞一眼,彼此交流后还是没有隐瞒地答道,“他,他总是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吃好有没有睡好,他怕你总是酗酒,让我盯着你,也怕你工作的时候精神涣散,让我提醒你。他说……他说等你忘了他了,他就不问了。”

  “他在哪儿?”蔡徐坤一出声沙哑地吓人。

  “他还在手术呢。”

  瞬时电光火石,记忆像潮水一样涌上来。

  刚刚,是自己在愤怒中用极速飙车,撞车后那人立刻用身体迎上来抱住自己。

  用肉体护住了自己,隔断了一切会伤害到自己的东西。

  “我要去看他。”他的声音平静得吓人,手却那样果断地拔了针头。

  “哥哥你慢点……”

 蔡徐坤的父母在城市附近,很快就赶来了。

  一到医院,看到的情景是,医生对蔡徐坤说朱正廷已经下了两次病危了。

  他们慢慢靠近蔡徐坤,只看到他专注地盯着玻璃窗里的人,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就是让人靠不进。

  蔡徐坤的手轻轻抚着玻璃,食指颤抖着,一下一下的,勾勒着靠着仪器维持着生命的人,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病床上的那个人,渡过了好多冷冰冰的日子,却坚守着温暖。遇见自己后,获得幸福又失去了一切,虽然历经许多,却总记得他是一个纯粹干净的人。

  而现在,虽然靠着氧气面罩呼吸,但就像睡着了一样,轻轻一叫就会醒。

  有护士走出来:“请问谁是病人家属?”

  蔡徐坤立马道:“这里。”

  “病人现在是清醒状态,需要一些精神支撑。”

  蔡徐坤坐在朱正廷床边,看着他浑身包着绷带,只有半张脸是露出来的,但就是那半张脸还有青青紫紫的淤血。

  床上的人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人坐在他床边了,慢慢移过双眼,慢慢对焦,慢慢认人。

  蔡徐坤深呼吸了一下,隔着纱布握住他的手:“马上就没事了啊,等你好了我们就在一起,我们好好的,再也不吵架也再也不分开了,得快点好,知不知道?”

  感觉到那个人指尖动了动,蔡徐坤把握住他的手移开,声音温柔着:“想说什么?”

 那只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手背,划了几笔。

  还不等他写完,蔡徐坤泣不成声握住那只手,放到嘴边:“我没事我没事,很轻很轻的伤,我没事。”

  那个人一下子放松了眼神,轻轻闭上眼睛。

  突然旁边传来,“呼吸中断,立即采取抢救措施。”

  蔡徐坤愣怔了一下,突然大喊道:“朱正廷!朱正廷!”一声一声太过凄厉,惨白的房间和白炽灯也跟着摇晃起来。

  蔡徐坤声音快哑掉的时候,感觉有针头刺进血管里,冰冷的镇静剂渐渐让他失了力气,然而心里堵得厉害,阵阵发闷,喊不出来就像要报废一样。

  蔡母眼见此景,迟迟没反应过来,蔡父也受了不小的震惊。

  另一间病房中。

  老两口在病床上守着儿子,等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朱正廷。

  医生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呼吸还在,但是病人求生欲望微弱,能不能醒来就不一定了。

  蔡母支支吾吾地,不敢漏掉一个字地告诉蔡徐坤。

  床上的人忽然冷笑了一下,直把蔡母吓得一哆嗦。

  “您说说,人家干嘛管你啊。”

  蔡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儿子你……你在说什么?”

  “人家干嘛给你输血啊?还不是因为你是我妈。还有爸,您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小坤,你别这样,妈看着害怕。”

  “他要是死了,我也不用活了,我先给你们报备一下,你们做做心理建设。”

  “儿子,你……你……都会点妈的死穴了?你因为他竟然用死来威胁妈妈?”

  “不威胁您,我还威胁什么啊?逼着您同意我们在一起吗?我现在已经不需要您的同意了。”蔡徐坤面无表情地盯着蔡母:“如果拼命保护对方的人是我,您会怎样?如果躺在高危病房奄奄一息的人是我!如果被逼得放弃一切接受雪藏的人是我,您会怎么样!他也有妈妈,他也是妈妈生出来的,他的妈妈也会心疼的。”

  看着蔡母还要说什么的样子,蔡父赶忙拦了下来。

  蔡徐坤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以后我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儿了,其余爱怎样就怎样吧,我都不要了。”

 蔡母快崩溃了,然而蔡父却很冷静,拉着情绪激动的蔡母先回去了。

  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还不能进去看他,是夜,医院的走廊空空荡荡的,顶层的高级病房就只住了他们两个人。  蔡徐坤穿着拖鞋,站在玻璃窗外守着朱正廷,他背过手像个小孩子一样低头玩着,两只脚的大拇指互相搅来搅去,上面吧嗒吧嗒地有什么滴落。

  突然,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站在蔡徐坤面前,他抬头看了一眼,有几分和朱正廷相似。  不知道为什么,从未相识也就认出来了他,蔡徐坤擦擦脸,吸了吸鼻子,“哥哥好。”  朱晟航看着他:“这就是我弟弟舍了命也要保住的人啊。”

  蔡徐坤没说话。

  “我来就问你一句,你爱他吗?”

  蔡徐坤不假思索地回答:“爱。”

  然而一个拳头狠狠砸在蔡徐坤的脸上。

  紧接着是第二个。  蔡徐坤没有反抗,还是背着手接受着惩罚。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我不打毫不相关的人,我打你,是认定你现在就是我的家人。”

  蔡徐坤抬头瞪大眼睛看着朱晟航。

  “第一拳,是因为拜你父亲所赐我弟弟被迫放弃梦想,第二拳,是因为你明明爱他,却让他受了这么大的伤害。”

  爱一个人不就是他打个喷嚏都会心疼个半死吗?不就是含在口中也怕化吗?但是……心心念念自以为爱的自己,却让朱正廷受了多少委屈,甚至于,以至生死未卜。

  原来头脑简单地以为只要又骗又抢地把他追到手里,和他在一起,就可以放心圈他在怀里,亲着他揉着他保护着他,然而事实却残酷到……要阴阳相隔的地步。

  是自己年少无知,根本不知道如何保护好心爱的人,让他一次一次千疮百孔。

  蔡徐坤顿了一顿,只道:“是,哥哥,您教育得好。”

  “如果正廷能醒来,对他好一点吧,不是单单想着对他好,你得学,你得变成熟。我弟弟他这个人一旦认定什么就不会再改变,生死时刻他下意识是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这样的他我没办法改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栽你这个毛头小子手里了。”

  “会,我会学,我会好好学,他也一定会醒来,如果……如果……他醒不来……我也会陪他走。”

  “你觉得我弟弟用命换来你活着,就是想看着你寻死?”

  蔡徐坤像突然被判刑的犯人,雷劈一样定在原地。

  “真的是……小孩子啊。”

  好耳熟,那个人也说过的样子。

  “如果我弟弟醒不来,你得替他活着,你也会天天在痛苦和悔恨中煎熬,等着你的是无期徒刑,而不是痛快的一走了之。你父亲,你母亲,你的支持者,都是你的责任,你不能统统抛下玩什么殉情的幼稚把戏。”

  蔡徐坤听着听着嘴唇都快咬出血,不停地重复着:“你瞎说,他不会死,他不会死他不会死……”

  就算是一个陌路人,看到一个人这个样子也会于心不忍,朱晟航停下来道:“好吧,我不说了,这件事我家里只有我知道,我得回去,不能被我爸妈发现,这里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














-人生来总有一个平衡,或者得到很多,被取走一部分,或者得到太少,被施加恩泽,然而不知惹了谁,上帝竟然要从我身边带走你,带走我的全部,仿佛被长矛相抵,只要轻轻一推,便会掉下万劫不复的深渊。

  梦太快,遗憾却太慢,爱太快,遗忘却太长。当初是我太莽撞,因为爱而冲动地将你拥入怀里,却没发觉我身上,带着刀。

 于是,我开始和你一直说话,拉着你的手,说东说西说长说短,一个人特别起劲儿。

  我买了一大套碟,循环播放喜羊羊与灰太狼,这部百来集的超长狗血看开头知结尾的育儿连续剧已经快播到第五遍了。

  边播我边废话连篇。

  我和你说应广大人民群众呼声你公司要你加入九人团,这个团群龙无首,需要你这个仙子来拯救苍生啊。

  我和你说我买了一栋大房子,家具一应俱全,主色调是一点也不可爱幼稚的粉红色,你醒了就可以住进来了。

  我和你说我对我爸妈说你不活我就死,弄得他们已经接受你了,你说我以前怎么没这个魄力呢,要不然咱们也不用绕这么一大圈吧。不过你家那边可快瞒不住了啊,趁着你爸提着刀来问候我之前,你给个面子醒醒呗。

  我和你说上次咱俩去过的那个天台可要拆了,换一个大天台,我把那儿包下了,护栏还重修了,在那儿你爱怎么赏月就怎么赏月,我还是在你面前踩墙根儿护着你。

  猪猪廷,Justin和范丞丞已经快把我烦死了,你能不能帮我一起管管他们啊,他们天天要你醒过来和他们玩儿呢。

  猪猪廷,我新学了好多菜,水平也突飞猛进。估计以后老了能做做厨师开个馆子什么的,你这么能吃,后半辈子有口福了。

  猪猪廷,我把圣诞树那个小金包拿过来了,就当还愿了,咱俩终于能永远在一起了。

  猪猪廷,我长高了,比你高了,不用再垫增高鞋垫了,你听了不着急吗?你不气吗?你气不过就吱一声。

  猪猪廷,你不是和我说,活着真好吗?你自己不以身作则,我可怎么上行下效啊?咱俩还能不能兄有弟攻了啊?

  我把你抱在怀里,百无聊赖地看着动画片,片子里灰太狼又在说:“我会回来的!!!!”我拿了遥控器,又开始叨叨:“你说他烦不烦啊?天天回来天天回来,还吃不到羊,做事怎么那么没效率,哪像我……”说罢就要换频道。

  “别换,就看这个。”

  !!!!!!!!!

  我像坐在弹簧上一样一蹦三尺高,我狠狠掐了掐自己,又狠狠拍了拍大腿,你躺在床上虚弱地笑了:“傻样儿。”

  “正正……正正哥哥……你醒了?”

  你眼带笑意,刚想开口我就阻止你:“别!别说话!!!”

  我欢天喜地地跑过去摁铃,医生来做检查后,他的话让我有种刑满释放的狂喜感。

   “过两个月就能出院了。”

  狂喜之后就剩我们俩,我哭得那叫一个血乎,地动山摇的,要不是隔音好估计全医院病患都得手握着吊瓶来声讨我。

  我可是无所谓的,因为我眼里一直只在乎一个人。

  他叫做朱正廷。

  未经允许我就擅自喜欢上的朱正廷。

  始于蛮腰忠于灵魂的爱情。

  蛮腰哥哥,从此往后,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我们之间,就这么简单好了。